中国的美育理念为国际社会带来了哪些影响?

28 07 2022  湖畔问教   评论 - 纵横谈  271 次阅读  0 评论

澳门圣约瑟夫大学Ka Lee Carrie Ho教授对中西方主流美育观点异同之处的探讨,为增进对美育本质和其当代教育功能的认识提供参考。

 

导 语

现如今,美育已成为全球课程发展中的重要内容。中国的美育观因“以仁育人”的理念受到了国际社会的特别关注和广泛认可,“美育存在潜在的社会效益”这一看法,也被纳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国际美育研究报告中,有效补充了西方对美学教育功能的认识。

中国美育的内涵是什么?与西方美育视角有什么异同?为推动国际美育发展带来了怎样的启发?

湖畔问教,与您分享澳门圣约瑟夫大学Ka Lee Carrie Ho教授对中西方主流美育观点异同之处的探讨,为增进对美育本质和其当代教育功能的认识提供参考。

 

01

中西方美学的历史根源及原始含义

美学(aesthetic)常被误认为是西方起源的概念,但实际上美学在西方只有约300年的历史。它最初是在1735年作为哲学的一个分支主题,被德国哲学家、美学之父鲍姆加登用于对艺术和审美经验的概念性和理论性探究。直到18世纪中期,德国古典哲学家康德将这个术语首次与美(beauty)联系起来。

此后西方哲学关于美学的论点主要与对现实的模仿(imitation of truth)有关。

例如,古希腊思想家亚里士多德在其美学著作《诗学》中提出“美学是对生活的模仿”(imitation of life);西方形式主义美学流派认为美是对自然物体相同性的再现,关注对颜色、线条、形状和质地的模仿,而非内容或意义。

美学在中国则有着更为悠久的历史。早在商朝(公元前1600-公元前1046年)甲骨文中就有关于美的记载。那时的“美”字是一个人头上戴着精美的帽子,主要用于形容人的容貌穿着。汉末《说文解字》中“美”字是一只羊位于“大”之上,暗示羊大为美,此时的美用来形容食物美味可口。

我国历史上“美”的字体形态还有很多,但无论如何演变,“美”总是与“好”同义,因此中国美学观点是建立在 “好”的概念之上的。相比于西方美学关注的“美在于形”,中国美学更关注人们从事物中得到的直观感受和体验。

 

02

中西方美学人文主义观点的异同

从人文主义视角来看,美对于人们的现实生活有怎样的意义?又是如何影响人们生活的呢?

西方美学人文主义思想,是以康德美学理念为重要支柱的。康德认为“美是关于我们所喜欢的美”,即美与事物的内容无关,而与事物的形式有关,而事物的形式取决于审美者的主观心态。

人们在欣赏或评价事物时,经历了内在的自我觉知过程,产生了对美的认识和个性化审美判断,所以没有了主体情感,任何事物都称不上美。基于美的这一主体性观点,康德进一步提出“美学对个人的道德水平有着积极的影响。”这是因为美让人们纯粹地热爱某些东西,这种热爱激发了敬畏和崇敬心并使得人们不那么唯利是图。

从中国美学的人文主义角度来看,美在于自然、社会活动和公共仪式的和谐。中国古代仪式已经构成了美的概念。如集体图腾舞蹈,它是将不同个体的感官活动有意识地编织在一起,当个人技能和集体合作成熟时,美就出现了。

孔子诗学的“兴观群怨”论提到,艺术写作可帮助人们表达情感和思绪,通过分享他人作品可以熟悉彼此并“群居相切磋”,这样既不会孤立无友也不会随波逐流,达到“君子和而不同”这种个人与社会群体间平衡的状态。

由此可见,在人文主义视角下,中西方美学都强调了人的重要性,只不过前者更强调个人层面的道德发展,而后者总是基于社会和共同的基础。

 

03

中西方对于当代美学教育目标的认识

西方学者认为美总是与愉快感相关。

亚里士多德指出“美是自身就具有价值并能同时给人愉快的东西”,康德提出“美是不依赖概念(利益)而被当作一种必然愉快的对象”,所以西方美育通常以“快乐”为目标。

此外,康德还提出人有三种快乐:

第一种物质生理上的快乐,是因为它给你直接的好处;

第二种道德上的快乐,是因为做了正确的事情而感到快乐;

第三种心灵上的快乐,是它既没有给你好处也不涉及道德,比如你半夜听到风吹着落叶掉下来,感到舒服。

西方美育中快乐的目标是指心灵上的快乐,为达到这一教育目标总是使用游戏活动作为辅助。这种“快乐”的美育理念从三个世纪前一直延续至今,但有逐渐被美国著名教育家约翰•杜威的观点取代的趋势。

1934年,杜威提出美育是一种共情教育,也是一种创造力教育,这一观点得到了国际社会的一致认可并被纳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报告中。自此,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培养就成了国际公认的当代主流美育目标。

中国美育的教育核心是“以仁育人”,其功能也更为广泛。

早在春秋时期,孔子就提出“礼乐为教”的观点,通过礼乐来实现个人、他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战国末期荀子倡议以礼义教化来化解人性之恶,促使社会各阶层间达到和敬、和亲、和顺的状态。

20世纪初,许多中国现代美学教育家将道家“无为”和“美在自然”的思想应用于美育,希望借助艺术使人拥有思想、身体和灵魂的自由,达到与自然统一的状态并从欲望中解脱出来。例如:

王国维认为审美的“无用之用”胜过“有用之用”,能“使人达于无欲之境界”,不再追逐私利;蔡元培说“纯粹之美育,所以陶养吾人之感情,使有高尚纯洁之习惯,而使人我之见、利己损人之思念,以渐消沮者也”;朱光潜提出“美育可以通过情感洗刷人心,帮助人们重塑自己的世界观和民族价值观。” 

由此可见,中国美学始终是以教育为基础的,目标是教人以仁德生活,建设一个更好的社会。

中国独树一帜的“以仁育人”和基于社会的美育观念,得到了国际社会的特别关注和一致认可。

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赞同道“通过艺术进行的教育,不在于培养艺术家或艺术产品,而是培养出更好的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局也进一步报告说,美学不仅有利于个人的全面发展,而且有利于社会经济的进步;国际组织、各国教育部和课程开发机构都日益强调美育的潜在社会效益,试图将美育作为解决贫困和社会凝聚力等社会问题的一种手段。

在中国“仁”的美育概念启发下,美育功能和目标被重新概念化,国际社会越来越意识到美育不应只注重创造力和想象力,而应以培养更优秀的社会人才为人文使命而复兴。

 

 

本文作者:郭怡兰

 


内容来源:

1、Ka Lee Carrie Ho. (2022). Constructing an aesthetic discourse: Aesthetic education where Daoism meets postmodernism, Education Inquiry, 13(1):21-36.

2、Ka Lee Carrie Ho. (2020). Who has the power? A reflection on teaching drama improvisation with young children. Journal of early childhood research,18(1):73-83.

 

相关文章

正视美育中的“审美饱和”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8 08 2022
创新与创造,让扬琴艺术在美育中发扬光大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8 08 2022
王琦:凸显综合艺术 促进学科融合 文章来源: 《艺术教育》2022年7月刊
发布于 20 07 2022
张璐:新课标重在体现美育落地实践 文章来源: 《艺术教育》2022年7月刊
发布于 19 07 2022
杜宏斌:突出核心素养 发挥美育功能 文章来源: 《艺术教育》2022年7月刊
发布于 18 07 2022
甄巍:坚持以美育人 强化素养导向 文章来源: 《艺术教育》2022年7月刊
发布于 15 07 2022
美育观点 | “美育”是没有目的的快乐 文章来源: 湖畔问教
发布于 14 07 2022
胡知凡:艺术新课标开启美育新征程 文章来源: 《艺术教育》2022年7月刊
发布于 14 07 2022